雪山童子半偈 Soga shouhaku曾我蕭白 継松寺蔵.jpg

名相

雪山半偈

雪山八字

雪山大士半偈殺身

雪山童子半偈捨身

夜叉說半偈

半偈

內容

釋迦如來過去世為凡夫時,有一世入雪山修菩薩行,名為雪山大士或雪山童子。當時,他聽到一個羅剎鬼講了前半偈(諸行無常,是生滅法),心生歡喜,欲求後半偈。羅刹鬼不允,於是為求半偈(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欲捨身給羅刹鬼吃。

雪山偈.いろは歌(無常歌)

出處

《大般涅槃經》(第十四卷.最後)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時佛往昔在凡夫,入於雪山求佛道,攝心勇猛勤精進,爲求半偈捨全身。」

 

《大般涅槃經》:「過去之世,佛日未出,我於爾時,作婆羅門,修菩薩行,悉能通達一切外道所有經論。修寂滅行,具足威儀,其心清淨,不爲外來能生欲想,之所破壞。滅瞋恚火,受持常樂我淨之法。周遍求索大乘經典,乃至不聞方等名字。

我於爾時,住於雪山。其山清淨,流泉浴池,樹林藥木,充滿其地。處處石間,有清流水。多諸香花,周遍嚴飾。衆鳥禽獸,不可稱計。甘果滋繁,種別難計。復有無量藕根甘根,青木香根。

我於爾時,獨處其中,唯食諸果。食已,繋心思惟,坐禪,經無量歳。亦不聞有如來出世、大乘經名。

善男子,我修如是難行、苦行時,釋提桓因等諸天人,心大驚怪,即共集會,各各相謂,而説偈言:

各共相指示,清淨雪山中,

寂靜離欲主,功徳莊嚴王,

以離貪瞋慢,永斷諂愚癡,

口初未曾説,麁惡等語言。

爾時,衆中有一天子,名曰歡喜,復説偈言:

如是離欲人,清淨勤精進,

將不求帝釋,及以諸天耶?

若是外道者,修行諸苦行,

是人多欲求,帝釋所坐處。

爾時,復有一仙天子,即爲帝釋,而説偈言:

天主憍尸迦,不應生此慮,

外道修苦行,何必求帝處?

説是偈已,復作是言:「憍尸迦,世有大士,爲衆生故,不貪己身。爲欲利益諸衆生故,而修種種無量苦行。如是之人,見生死中,諸過咎故。設見珍寶,滿此大地,諸山大海,不生貪著,如視涕唾。如是大士,棄捨財寶,所愛妻子,頭目髓腦,手足支節。所居舍宅,象馬車乘,奴婢僮僕,亦不願求生於天上,唯求欲令一切衆生,得受快樂。如我所解,如是大士,清淨無染,衆結永盡,唯欲求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釋提桓因,復作是言:「如汝言者,是人則爲攝取一切世間,所有衆生。大仙,若此世間,有佛樹者,能除一切諸天世人及阿修羅,煩惱毒蛇。若諸衆生,住是佛樹,陰涼中者,煩惱諸毒,悉得消滅。大仙,是人若當未來世

中,作善逝者,我等悉當得滅無量熾然煩惱,如是之事,實爲難信。何以故?無量百千諸衆生等,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見少微縁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便動轉。如水中月,水動則動;猶如畫像,難成易壞;菩提之心,亦復如是,難發易壞。大仙,如有多人,以諸鎧仗,牢自莊嚴,欲前討賊,臨陣恐怖,則便退散。無量衆生,亦復如是。發菩提心,牢自莊嚴,見生死過,心生恐怖,即便退散。大仙,我見如是無量衆生,發心之後,皆生動轉。是故我今,雖見是人,修於苦行,無惱無熱,住於險道,其行清淨,未能信也。我今要當,自往試之,知其實能堪任荷負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重擔不?

大仙,猶如車有二輪,則能載用;鳥有二翼,堪任飛行;是苦行者,亦復如是。我雖見其堅持禁戒,未知其人有深智不?若有深智,當知則能堪任荷負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重擔也。大仙,譬如魚母,多有胎子,成就者少;如菴羅樹,花多果少。衆生發心,乃有無量,及其成就,少不足言。

大仙,我當與汝,倶往試之。大仙,譬如眞金,三種試已,乃知其眞,謂燒、打、磨。試彼苦行者,亦當如是。」

爾時,釋提桓因,自變其身,作羅刹像形,甚可畏。下至雪山,去其不遠,而便立住。是時,羅刹心無所畏,勇健難當,辯才次第,其聲清雅,宣過去佛所説半偈:「諸行無常,是生滅法。

説是半偈已,便住其前。所現形貌,甚可怖畏。顧眄遍視,觀於四方。是苦行者,聞是半偈,心生歡喜,譬如估客,於險難處,夜行失伴,恐怖推求,還遇同侶,心生歡喜,踊躍無量;亦如久病,未遇良醫,瞻病好藥,後卒得之;如人沒海,卒遇船舫;如渇乏人,遇清冷水;如爲怨逐,忽然得脱;如久繋人,卒聞得出;亦如農夫,炎旱値雨;亦如行人,還得歸家,家人見已,生大歡喜。

善男子,我於爾時,聞是半偈,心中歡喜,亦復如是。即從座起,以手擧髮,四向顧視,而説是言:「向所聞偈,誰之所説?」

爾時,亦更不見餘人,唯見羅刹,即説是言:「諸開如是解脱之門,誰能雷震諸佛音聲?誰於生死睡眠之中,

而獨覺寤,唱如是言?誰能於此示道,生死飢饉衆生,無上道味?無量衆生,沉生死海,誰能於中作大船師?是諸衆生,常爲煩惱重病所纒,誰能於中爲作良醫?説是半偈,啓悟我心。」

猶如半月,漸開蓮花。善男子,我於爾時,更無所見,唯見羅刹。復作是念,將是羅刹説是偈耶?仍復生疑或非其説,何以故?是人形容,甚可怖畏。若有得聞是偈句者,一切恐怖醜陋即除,何有此人形貌如是,能説此偈?不應火中出於蓮花,非日光中出生冷水。善男子,我於爾時,復作是念,我今無智,而此羅刹,或能得見過去諸佛,從諸佛所,聞是半偈,我今當問。即便前至是羅刹所,作如是言:「善哉,大士,汝於何處,得是過去離怖畏者所説半偈?士,復於何處,而得如是半如意珠?大士,是半偈義,乃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之正道也,一切世間,無量衆生,常爲諸見,羅網所覆,終身於此外道法中,初不曾聞如是出世十力世雄所説空義。」

善男子,我問是已,即答:「我言。大婆羅門,汝今不應問我是義,何以故?我不食來,已經多日,處處求索,了不能得。飢渇苦惱,心亂讇語,非我本心之所知也。假使我今,力能飛行虚空,至欝單越,乃至天上,處處求食,亦不能得,以是之故,我説是語。」

善男子,我時即復語羅刹言:「大士,若能爲我説是偈竟,我當終身爲汝弟子。大士,汝所説者,名字不終,義亦不盡,以何因縁,不欲説耶?夫財施者,則有竭盡;法施因縁,不可盡也。雖無有盡,多所利益。我今聞此半偈法已,心生驚疑,汝今幸可爲我除斷,説此偈竟,我當終身爲汝弟子。」

羅刹答言:「汝智太過,但自憂身,都不見念今我定爲飢苦所逼,實不能説。」

我即問言:「汝所食者,爲是何物?」

羅刹答言:「汝不足問,我若説者,令多人怖。」

我復問言:「此中獨處,更無有人,我不畏汝,何故不説?」

羅刹答言:「我所食者,唯人暖肉;其所飮者,唯人熱血;自我薄福,唯食此食;周遍求索,困不能得。世雖多人,皆有福徳,兼爲諸天之所守護,而我無力,不能得殺。」

善男子,我復語言:「汝但具足説是半偈,我聞偈已,當以此身,奉施供養。大士,我設命終,如此之身,無所復用,當爲虎狼、鵄梟、鵰鷲之所噉食,然復不得一毫之福。我今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捨不堅身,以易堅身。」

羅刹答言:「誰當信汝,如是之言?爲八字故,棄所愛身。」

善男子,我即答言:「汝眞無智,譬如有人,施他凡器,得七寶器,我亦如是。捨不堅身,得金剛身。汝言誰當信者,我今有證,大梵天王、釋提桓因及四天王,能證是事。復有天眼諸菩薩等,爲欲利益無量衆生,修行大乘具六度者,亦能證知。復有十方諸佛世尊利衆生者,亦能證我爲八字故,捨於身命。」

羅刹復言:「汝若如是能捨身者諦聽諦聽當爲汝説其餘半偈。」

善男子我於爾時聞是事已心中歡喜即解己身所著鹿皮爲此羅刹敷置法座白言:「和上願坐此座。」

我即於前叉手長跪而作是言:「唯願和上善爲我説其餘半偈令得具足。」

羅刹即説:「生滅滅已寂滅爲樂。

爾時羅刹説是偈已復作是言:「菩薩摩訶薩汝今已聞具足偈義。汝之所願爲悉滿足。若必欲利諸衆生者時施我身。」

善男子我於爾時深思此義然後處處若石若壁若樹若道書寫此偈。即便更繋所著衣裳恐其死後身體露現即上高樹。

爾時樹神復問我言:「善哉仁者欲作何事?」

善男子我時答言:「我欲捨身以報偈價。」

樹神問言:「如是偈者何所利益?」

我時答言:「如是偈句乃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所説開空法道。我爲此法棄捨身命不爲利養名聞財寶轉輪聖王四大天王釋提桓因大梵天王人天中樂爲欲利益一切衆生故捨此身。」

善男子我捨身時復作是言:「願令一切慳惜之人悉來見我捨離此身。若有少施起貢高者亦令得見我爲一偈捨此身命如棄草木。」

我於爾時説是語已尋即放身自投樹下。

下未至地時虚空之中出種種聲其聲乃至阿迦尼吒(*色究竟天)

爾時羅刹還復釋身即於空中接取我身安置平地。爾時釋提桓因及諸天人大梵天王稽首頂禮於我足下讃言:「善哉善哉眞是菩薩。能大利益無量衆生欲於無明黒闇之中然大法炬。由我愛惜如來大法故相嬈惱唯願聽我懺悔罪咎。汝於未來必定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願見濟度。」

爾時釋提桓因及諸天衆頂禮我足。於是辭去忽然不現。

善男子如我往昔爲半偈故捨棄此身。以是因縁便得超越足十二劫在彌勒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男子我得如是無量功徳皆由供養如來正法。

善男子汝今亦爾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則已超過無量無邊恒河沙等諸菩薩上。

善男子是名菩薩住於大乘大般涅槃修於聖行。

雪山童子求法.jpg

설산동자2.jpg  

 

 

創作者介紹

活在恩海裡

彌陀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得法益甚多,無勝感激。南無阿彌陀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